小栗影 - 第1083章 陌生人开他的车 婚从天降:靳少的合约新娘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精彩放映影院,点击在线观看

    婚从天降:靳少的合约新娘 作者:小栗影

    【 .yanqinghai.Сом】,提供真正已完结小说全文免费阅读!

    “成小姐,这是你喜欢吃的地锅鸡,成先生……”

    老板娘话还未说完,Lucy扯了她的袖子一下。

    她看着成蹊木讷的神色,暗自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Kris悄悄碰了碰Lucy的手肘,低声道:“怎么样,比起那个成先生,我要好很多对不对?”

    Lucy瞪了他一眼,低声骂道:“别得意,踩地别人抬高自己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成蹊看似木讷,实则把他们的话都听进去了。

    昨天还吃得鲜香可口的地锅鸡,今日就吃得味如嚼蜡,吃在嘴里,只觉得呛喉。

    成景延是真的丢下她了吗……

    她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,可一直等到下午,Lucy和Kris两人告别了老板以及老板娘,拉着行李箱上车离开,她才知道,自己不得不接受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Lucy离开前拥抱了她,告诉她别多想,好好睡一觉,明天早点起来坐班车离开,到市里的警察局求助。

    至于Lucy和Kris,两人要往阿尔山更深处的地方,和成蹊不同道,就此阔别。

    手机没电,成蹊也不想去充,就坐在坪地上,望着小院外时而疾驶而过的车辆出神。

    如果回到易城,发现成景延是真的丢下了她,她该如何面对成景延?

    她又接受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吗?

    农家小院坪地上有着一圈栅栏,用于分开小院与外界。

    她就晒着柔暖的太阳,靠在栅栏上,闭着双眼,脑海里一片混乱。

    “哔哔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坐了多久,突然响起一声汽车鸣笛。

    她从迷迷糊糊中醒来,睁开眼,却见农家小院外,停放着一辆宾利飞驰。

    看车牌号,正是成景延那辆。

    成蹊顿时喜出望外,一下子从小板凳上跳起来,匆忙跑出去。

    正在小厅里记账的老板娘闻声走出来,看见成蹊就像被遗弃的孩子,看见父母后的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成蹊跑了出去,还未靠近车辆,驾驶座的门推开,下来一个男人。

    而这个男人,却不是成景延。

    下来的是一位身着暗蓝色蒙古族服装的男人,戴着一顶宽大的帽子,双手插在袖子里,弓腰驼背地绕过她,往小院内走去。

    老板娘和老板就站在小厅门口,老板娘用手肘碰了老板一下,两人对视了一眼,转身走进小厅。

    成蹊倍感意外,看着男人下车后直奔她的客房走,连忙跟上。

    只见男人“嘭”地一下推开门,打开衣柜拉开抽屉,翻箱倒柜找了好一阵,最后只拿起成蹊放在床头上的手机,以及床头柜上的充电器和她挂在衣帽架上的小背囊。

    这是她如今身上的全部家当了。

    成蹊跟着他走到客房门口,见他拿了东西就要离开,两手张开,堵在门前:“你是谁?为什么要拿我的东西?那辆车的主人呢?”

    突然被堵,男人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抬头看着眼前满眼狠劲的短发女人,他操着一口不利索的普通话道:“什么主人?我……我不知道,我只是按照吩咐……干的活,你想要问,就问我老、老板去。”

    老板?

    成蹊眉头一蹙:“你老板在哪?”

    男人想了想,很快便回答道:“在呼……呼伦贝尔市的草原上。”

    呼伦贝尔市?对于这个城市,成蹊的印象只停留在内蒙自治区直辖地级市,如果没记错的话。

    可成景延不认识内蒙古的人,不可能到那边去。

    难道……成景延把车卖给了那边的人?

    那那个人又为什么要拿她的东西?

    原以为看见了男人就会解开所有的谜团,不料谜团却越来越多,像一张巨大的网,压得她站不起来。

    良久,她道:“我跟你去。”

    这是知道真相唯一的办法,她必须走一趟。

    有靳乔衍教的防身术,一般人也伤害不了她,更何况男人把她所有东西都拿走了,要报警,也得有证明身份的东西不是?

    自行劝说自己,深吸一口气,她跟着男人走出农家小院。

    拉开车门,满眼的红色令得成蹊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不知为何,车辆的内部结构能裹的地方,都包上了一层红布,不能裹的,就用红纸贴着,一开门,就看见了满眼的红色。

    除此以外,更让她疑惑的,是后座上坐着一位身着红色袈裟的喇嘛僧,正握着一串藏式凤眼菩提,闭着眼。

    这一切……太诡异了,成景延绝不会把自己的车弄成这样。

    男人上车,看她在车外站着没动,催促道:“走不走?我赶时间,不走就帮我关门。”

    成蹊犹豫片刻,望着大红色的副驾驶座,一咬牙,豁出去了:“走!”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两人刚上车,小院老板娘突然跑了出来,后面跟着老板。

    成蹊望着他们,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,一时半会却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老板把小院锁起,老板娘拉开车门,钻进后座:“你一个外乡姑娘随便跟着别人走,我们不放心,要去,一起去,我们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换做一般人,对于此景必定是感动地连声道谢。

    可成蹊在成景延二十多年的教育熏陶下,不由得提起了警戒心。

    无缘无故的好,必定带着阴谋,老板和老板娘突然要跟上来,该不会和这位男人密谋着什么?

    成景延都能丢下她离开,这三个陌生人,要是勾结在一起,说是贩卖她她也会信。

    心生不好的预感,成蹊捏着安全带,正犹豫着要不要下车,男人已经发动车辆,掉头驶上了国道。

    望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荒凉景象,成蹊有种肉在砧板上的感觉。

    如果这三个人真的把她送去哪里卖了,她完全没有反抗能力,在这荒山野岭,她就算有机会跳车,被抓回去的几率更大,哪怕她运气好逃掉了,在这种渺无人烟的地方,死了也不会有人知道。

    成景延啊成景延,最好别让她知道是在害她,否则她就是死了,在天之灵也不会让他后半辈子好过。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胸口疼得厉害。

    车子刚驶进国道,四道门被锁紧,后座的喇嘛僧突然出声。

    不是说话,而是口中振振有词地念经,念着成蹊完全听不懂的藏语。

    成蹊猛地想起来,刚才为什么觉得老板和老板娘不对劲了。

    抬眼看着后视镜,里面映照出老板和老板娘的身影。

    早上还是穿着普通衣服的两人,上车前,一起换了一身大红色的蒙古族制服。

    成蹊突然想到某些偏远地区,或思想落后的穷乡僻壤的陋习:祭祀。

    言情海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