嫚嫚子 - 第7页 财神终于被贬了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gkgp小说排行榜

    少年发出难耐痛楚的呻的吟声。

    黎枭不由后退两步,惊疑不定地盯着在地上痛苦挣扎的少年:这怎么回事?他为什么和赵帝尧长得一模一样?

    联想到之前俞枢说过的话,赵帝尧就被贬落在了小荒村,难道就是眼前这个?他为什么变小了?还变成了这个样子……

    黎枭一咬牙,上前将少年翻了个身,将他背朝上按倒在地,猛地撕开了他的上衣。

    “嗯—!”少年咬唇闷哼一声,他的背上也有一大片擦伤。

    黎枭的目光落在他左侧肩胛骨上方,那里有一个清晰的牙印。

    黎枭深吸了口气,没错,这少年,正是如假包换的赵帝尧!

    原来,赵帝尧被贬后竟然潦倒至此……这可真是报应!想当初,他赵帝尧在天界是多么风光无限啊……

    黎枭想“哈哈”大笑,再不然,出言讥讽赵帝尧两声也行啊。

    可是,他笑不出来。

    从知晓赵帝尧是那个害他家破人亡的人之后,黎枭想过无数次他落魄后的模样,也想过自己会有多畅快。

    如今他终于大仇得报,赵帝尧也如他所愿,在凡间又脏又穷又倒霉,跟一条在泥地里打过滚的狗一样,甚至比他想的还要邋遢,他怎么一点都不觉得愉悦了,反而像是心头压了块大石头。

    刚得知天帝要惩处赵帝尧的时候,他不是开心得要打滚了吗?为什么现在笑不出来?

    黎枭的袍摆被重重往下拽了拽,他低头,发现不知何时,赵帝尧竟然爬回了他脚边,伸手拽住了他的袍摆。

    赵帝尧果真抗打,都这样了还能爬动。黎枭想,自己该一脚把他踢开。

    这时,赵帝尧再也撑不住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黎枭俯身,把赵帝尧抓起来扛到背上,进了那猪圈似的小院。

    院里只有一间黄土泥成的小屋,门板只剩一半了。

    黎枭扛着赵帝尧突然进门,把屋里的一老一小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老的那个正躺在地上一张破凉席上,也是一头一脸的伤,大概跟其他村民一样也是在抢金银过程中被打的。

    小的那个……看到小姑娘惊恐的表情,熟悉的、令人生厌的脸,黎枭呵呵了:忠歆,有你的,还真跟着赵帝尧下凡来了。

    老头把小姑娘搂进怀里,颤声问黎枭:“我家阿尧怎么了?”

    黎枭把赵帝尧放到地上,生硬道:“死了。”

    在小姑娘震天的哭声里,黎枭拧着眉给赵帝尧接好了手脚,又拿出药膏,粗鲁地给他伤口处抹上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黎枭恨不得给自己两耳光。他掏出衣袖里的功德圭看了眼,发现之前上涨的黑色已经回落了一小部分,不由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要忍住,赵帝尧现在只是一介凡人,随意欺凌凡人,对凡人见死不救是要扣功德的。赵帝尧已经在赎罪了,不能意气用事毁了自己。

    黎枭将自己劝了一遍又一遍,心里总算好受多了。

    他看向在地上躺着的老头,走过去为他把脉,这也是因为这次显灵受伤的人,不能不救。

    谁知,这老头肌肤枯槁如木,全无脉象。可是,他又如真人一般,能动能说话。

    黎枭仔细看了下老头,心下了然。所谓赵帝尧的爷爷,只是一具被某位神仙投放下来的傀儡。不用说,这傀儡和变成小姑娘的忠歆,都少不了赵家的安排。

    只怕整个小荒村的人记忆已被天界做了修改,以为这老少小三口本就是小荒村的人呢。

    “尧哥哥,哥哥……”小姑娘还在哭。

    尧哥哥……黎枭被这称呼恶心了下,搓了搓手臂,起身往外走,他是一刻也受不了这里了。

    他刚走出小破院,就有人往他背上扑。黎枭早有防备,轻松躲开。

    俞枢扑了个空,遗憾道:“黎二宝宝,你学聪明了哦。”

    “滚,好好说话别恶心人!”黎枭怀疑地看着他,“你之前去哪儿了?”

    俞枢不知何时又把手中尘拂换成了折扇,“唰”一声展开遮住下半张脸,眼睛暧昧地弯了弯,“你是想我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,我在想谁把赵帝尧打那么惨。”

    “你怀疑我?”

    黎枭不置可否。

    俞枢无辜地耸耸肩,“我只是去找一下落脚处,你今晚还要留在这里观察那些伤者的情况吧,我是不是很贴心?谁知回来就看到你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俞枢的表情,黎枭就知道他看到的是什么了,估计那会儿他正在扒赵帝尧的衣服“验明正身”。

    黎枭不想老是跟俞枢扯赵帝尧的事,“落脚地在哪儿?”

    俞枢合拢折扇,一指前方:“在那儿。”

    俞枢找到的落脚处,是一间塌了半边的破庙,里面的神像已经塌了,完全分辨不出曾经供奉的是谁。

    还没塌的那一半,被俞枢并排放了两张席子。那两张席子一看就知不是凡品,笼罩着一层灵光。

    黎枭走过去,在一张席子上坐下,立刻感到浑身舒爽,周围的空气也变得凉爽舒适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俞枢也挤过来,和他并排坐下,“这可是本君私藏的宝贝,可以改变一方气候,给你做凉席够不够格?”

    “谢了。”黎枭躺下来,枕着双臂,看着头顶破败的房顶,又开始走神了。

    赵帝尧怎么会变成少年的模样,是因为神力尽失的缘故吗?想想他那个邋里邋遢的样子,还有那双小狗样的眼睛,再对比一下他往日的冰块脸……黎枭忍了又忍,还是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--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