染指濡墨 - 第十七章爸爸這裡受傷了,來幫爸爸舔一下(h) 從哥布林的角鬥場開始 繁體版(正太、蘿莉、人妻、母子、父女)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

    「爸爸,你在做什么?」

    才从高潮馀韵回过神的静香,好奇的低头看着。她两腿间正被硬梆梆的肉棍来回摩擦,火热的肉棍让她股间有着奇怪的快感,初次品嚐这陌生的滋味,静香除了稍微害怕外,更多的是疑惑。

    为什么父亲那原本软趴趴拿来小便的肉管,此时又硬又烫的?为什么爸爸要蹭自己小便的地方?为什么她觉得身体渐渐酥麻滚烫起来?

    「啊静香,这个……呃,爸爸是在帮你洗身体啊,你刚才不是尿尿了吗?要好好洗乾净才行。」

    不知道潮吹为何物的静香,还以为刚刚真的洩尿了,她红着脸不满地抱怨:「都是爸爸害的,爸爸真是大笨蛋……明明就让你别摸了,你又一直摸,哼……我、我也要看爸爸在浴室里偷尿尿才行。」

    静香柔软的小手突然用力握住肉棒前端,让左佐又疼又爽地直接叫出声,那带点肥皂液的萝莉小手,摩蹭起来又嫩又滑,加上被丰润的大腿夹着,他才知道原来腿姦也能这么爽快,当然如果别被用力抓住龟头就更完美了。

    「啊?爸爸,我、我抓痛你了吗?对、对不起爸爸……我不是故意的。」

    被左佐呼声吓了一大跳的静香赶忙松开手,一脸担心的看向假父亲,不过这位假父亲见到手足无措的静香,不先帮忙安慰,反而心中綺念丛生。

    左佐装作痛苦的模样,坐到浴缸上缘,指着自己肿胀的肉棒对静香瞎扯说道。

    「爸爸好疼啊静香,那里好像被你抓受伤了,快帮爸爸看看有没有发红发肿?」

    正在愧疚的静香不疑有他,凑上小脑袋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话术引导的静香。早忘了在她抓住龟头前,肉棒已经勃起肿胀,她神色慌忙道:「爸爸,前面果然红红肿肿的,是受伤了吗?我、我去拿药箱来!」

    「不、不用药箱,只是肿起来而已,你帮爸爸舔一下就好了,就像手指头受伤,我们放到嘴里那样。」

    对假父亲提出的要求,静香有些错愕,那可是尿尿的地方啊,她为难的说:「啊?爸爸……可是妈妈说那样不好…我还是……」

    左佐没等静香说完,直接可怜兮兮地拜托道:「爸爸有点疼啊静香,拜托你了,我现在需要静香可爱的小嘴安慰,拜託了我的乖女儿。」

    既是圣母性格,又是自己的父亲,静香虽然觉得舔尿尿的地方很诡异,但还是答应道:「爸爸,你真是……我知、知道了,不过得先把它洗乾净,毕竟是尿尿的地方,万一真的有伤口就不好了……」

    静香拿过莲蓬头温柔地清洗起来,被这双少女的小手反覆搓揉,柔软的触感让左佐肉棒再一次激胀,看得静香很是紧张。

    「爸爸,好像又肿得更大了,还是、还是去拿药箱吧?」

    「不、不,只要用静香可爱的小嘴就行了,以前爸爸这里也受伤过,就是妈妈的嘴巴帮忙治好的。」

    「啊?妈妈她也?」虽然觉得很奇怪,但听到妈妈也帮忙过,静香半信半疑下,最终伸出了嫣红的小香舌,轻轻舔了舔。

    看着被舔了下越发躁动的肉棒,静香惊疑不定地问:「爸、爸爸……这样好像更严重了,我、我还是……」

    「不!快点继续我的好静香,爸爸被你舌头舔得很舒服,快点!」

    「唔……我…知、知道了爸爸。」

    看着突然变得强势的父亲,静香只能乖乖伸出舌头来回舔着,她发现只要自己一舔到突起的青筋或者边缘的肉冠处,爸爸的肉棒就会抖动的很厉害,难道抓伤的伤口就在这儿?而且这几处舔得越多,爸爸似乎就越高兴。

    「不愧是静香,你舔得真好,爸爸最喜欢你了……呼…呼哈…静香再来张开嘴巴,对……像吸手指头一样,帮爸爸吸伤口。」

    正被父亲牵着走的静香,此时乖乖张开小嘴,真的像吸手指一样吸吮起来,混着萝莉的香唾吮出咕啾咕啾的声音。

    「啾…吸溜……咕啾啾…是、是这样吗爸爸?」静香握着肉棒,昂起小脑袋的问。

    「是、是……唔!静香你最棒了,爸爸好高兴。」

    左佐坐在浴缸前缘,而静香则跪坐自己腿间,正埋头认真吸吮着肉棒。那善良纯真的小眼神仍不时担心的看过来,估计真的在担心爸爸的伤势。

    这样圣母善良的性格,都让左佐因为欺骗她有些负罪感,然而欺骗静香的罪恶感,没多久就被她来回摇晃的小酥胸给晃成了慾念。

    因为俯身的关係,雪白的小乳房此刻看起来更大些,左佐情不自禁便伸出手轻轻揉捏起来,尤其是刚才因为高潮而挺翘的粉色乳头,被他又挠又捏,让静香有些难受。

    「爸爸…唔……别捏啊,感觉好奇怪呀……而且妈妈说不可以给男孩子碰胸部的。」

    「没关係爸爸只是检查一下,而且爸爸又不是男孩子,静香听话,继续用嘴巴吸……对,真乖。」

    一边揉捏着女神的小酥胸,一边看着女神帮忙吸肉棒,这种身心愉悦的爽度让左佐眷恋不已,只是这具身体才开过一次荤,在女神的小嘴服侍下,他渐渐有了洩意,举止也越发粗狂起来。

    「哈…哈……静香,我的好静香,再吸快些,爸爸、爸爸非常舒服。」

    「爸爸…你……唔!!等等……呜!!」

    静香刚想抬头说话,就被父亲有些粗鲁地压了回去,不明所以的静香只能乖乖摆动起小脑袋。只是父亲那奇怪的呻吟声越来越大,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高兴的,另外爸爸捏她胸部的力道也越来越强,让静香的乳头在酥麻中又带点疼痛。

    「爸……唔!咕……爸爸……呜!!轻、轻点呀……呜咕!!」

    静香的恳求没有作用,随着父亲喘息加剧,她发现爸爸不仅没有放轻力道,反而动作也越来越粗鲁。塞进嘴里的肉棒越来越深,几乎让她快喘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她痛苦的拍着父亲的膝盖,可这时父亲突然低吼一声,一股又腥又咸的液体突然喷进她的嘴里——是尿尿吗?

    静香呕的一声,吐出了肉棒。

    「呕…呜!!爸……咕咕…唔……哇!呜……呕……」

    静香被仍在喷着白色尿尿的肉棒,喷了一脸,这满是鱼腥味的东西,沾得她全身都是。

    「爸爸…你怎么…怎么可以尿进人家的嘴巴里?还把那种白色尿尿喷得到处都是!」

    静香气得美眸泛泪,只是左佐看到小女神嘴角含精,又被顏射的模样,才刚射过的肉棒早已再次挺翘起来。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