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释棱 - 第188页 主妇也疯狂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御宅屋排行榜

    豆豆乖,男子汉要勇敢哦。就是打一针嘛,没有多疼的。

    我不打针,不打针豆豆在清璇的怀中乱动着,张牙舞爪的。

    好了豆豆,别闹了,不打针的话,病就不会好的。来,听话,打完了阵,妈妈带你去游乐园好不好?

    我不,我就不打针豆豆拳脚并用,杜清璇终于是支撑不了,将他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谁知道,豆豆的脚一着地,拔腿就开跑。

    豆豆,不能乱跑!杜清璇急的追上去,可小孩子身子灵活,在人来人往的人群里来回穿梭,她追起来很费力。

    扑通一声,好像撞到什么东西了。

    杜清璇赶紧跟上去,看到豆豆趴在地上,张嘴大哭。

    豆豆,豆豆

    对不起,我不是有意的。坐在轮椅上的女人不停的道歉,因为事qíng太突然了,也没有看到来人,抬起头来一看,顿时傻眼了。

    乐儿?

    杜清璇看到轮椅上的人也是一惊,赶紧紧紧的按着余乐儿的轮椅,生怕她又跑了。

    清璇

    余乐儿倒是没想到会在医院里碰到杜清璇,当时也很紧张。她躲来躲去,终究还是没有躲开。

    张姐已经抱着豆豆走过来了,她不认识杜清璇,小姐,不好意思,撞到你孩子了。

    没事!杜清璇看豆豆没事,也暂时松了一口气,目光锐利的看着余乐儿,虽然很生气她总是不辞而别,可看到她还活着,心里已经觉得很安慰了。

    我们出去谈!

    医院的糙坪里,张姐带着豆豆去玩了,杜清璇刚才已经悄悄给蓝俊煜打了电话,他马上就赶过来了。

    你的病qíng怎样了?清璇也不忍心去责怪余乐儿的不辞而别了,她一直都在选择逃避,当然会逃到底了。

    只是,看到余乐儿现在这个样子,好像很不好。也许是因为做化疗的原因,皮肤很差,头发也掉光了,那白的透明的肌肤在阳光下显得那么的不真实。

    很好啊,当初医生说我只能活三个月,可我不是也快撑过一年了么?所以啊,医生的话都不可信的。余乐儿尽量的放轻松,只是,只有她才知道,自己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,已经耗尽了自己所有的力气。

    她虚弱的靠在轮椅上,身体已经没有一点力气了。

    乐儿,你没事吧?清璇也发现了她的异样,赶紧蹲在她身边焦急的询问道。

    余乐儿只是微微的摇头,脸上扯出一点笑意来,休息一下,就没事了

    说出来的话断断续续的,好像她现在连说话都很费力了一般。

    杜清璇有种很不好的预感,双手紧紧的拽着轮椅的扶手,牙关紧咬。

    乐儿,我们去找医生。她也不再犹豫,推着余乐儿就走。

    现在余乐儿也没有力气去反抗了,只能任由清璇推着自己。

    张姐见状赶紧走了过来,焦急的说道,余小姐马上要动手术了,最近她qíng况很不好,随时都会晕倒。

    那还不快走!清璇也着急了,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她看到余乐儿的那个样子就有种不好的预感,现在亲耳听到关于她病qíng的事,也是心痛难耐。

    来到余乐儿的主治医生办公室,一看到余乐儿,那医生就急的出言责备,怎么现在才来,她又晕厥了。

    清璇这才看到,余乐儿已经晕睡了过去,不由的心跳加快,心里也堵的慌。

    很快,医生就安排进了手术室,清璇抱着豆豆焦急的站在手术室外面等候着。

    十几分钟之后,蓝俊煜就火速的出现了,一看到清璇便问,乐儿呢?在哪里?

    手术室,刚刚进去,先等着吧!杜清璇也能了解蓝俊煜的心qíng,知道他也是担心的不得了,可是她却找不到任何话来安慰他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贺兰祺瑞也赶来了,余乐儿这次手术好像要花费很长的时间,杜清璇只好先去给豆豆打针,上楼的时候刚好碰到了贺兰祺瑞。

    余乐儿的病qíng怎样了?

    清璇难过的摇摇头,很不好,听她的护工说,经常晕厥,而且出现了出血的qíng况。

    把豆豆给我吧,你也别太伤心了,不是早就知道了么!

    可是心里还是很难受。清璇趴在贺兰祺瑞的肩膀上,想要发泄一下。

    余乐儿就像是她的妹妹一样,如今,她病成这个样,她怎么可能不伤心难过。

    贺兰祺瑞也能体会清璇的心qíng,只能轻轻的拍拍她的背,把眼泪擦gān,我想她也不想看到你流泪的。

    你说的对,乐儿是最讨厌我哭的。清璇擦gān了眼泪,qiáng迫自己露出一点笑容来。

    可是,心里的痛,却怎么都消散不去。

    几人一直坐在手术室外面等候着,三个小时后,手术室的灯才终于灭了。

    待医生走出来之后,蓝俊煜一个箭步冲上去抓住医生的衣领,焦急的问道,她怎么样?怎么样?

    对于蓝俊煜这种家属,医生也见得多了,所以也并不是很在意,只是面色凝重的回答,我们已经尽力了,这几天你们就好好陪陪她吧!

    什么?

    蓝俊煜的双手像是触电了一般,虚弱的松开医生的衣服,身体踉跄后退几步,不停的摇头。

    不会的,不会的

    护士推着余乐儿走了出来,蓝俊煜看着躺在病g上的人,眼泪再也控制不住大颗大颗的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他紧紧的握着余乐儿手,哽咽的呼唤着,乐儿,乐儿

    杜清璇见到这样的场景,也只能默默的流泪,跟着来到了病房。

    我们先出去吧,他应该有很多话要对乐儿说。贺兰祺瑞拉着清璇,看到蓝俊煜那个样子,他们心里都不好受。

    清璇点了点头,不舍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其实也很庆幸,至少在乐儿最后的时刻,最爱的人还陪在她身边。也许这就是老天爷的故意安排吧,让她今天遇到了余乐儿,不然这最后的日子,她该怎么过啊。

    走出病房,杜清璇没有丝毫犹豫的给余乐儿父母打了电话,这个时候,他们应该陪在乐儿的身边的。

    病房里,余乐儿已经醒了过来,睁开眼看到坐在自己身边的蓝俊煜她也吓了一大跳。不过很快也释然了,她都这个样子了,清璇肯定会通知他的。

    乐儿,你终于醒了。蓝俊煜看到余乐儿睁开眼,激动的再次掉泪,他现在恨不得将乐儿紧紧的揉进自己的身体里,这样她就不会在消失了。

    余乐儿只是微微的笑了笑,她现在很虚弱,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。不过,能看到蓝俊煜在自己身边,她也是很高兴的。至少,走的时候不会那么孤零零了。

    虽然她在极力的逃避着大家,可这几个月来面临的孤独和恐惧还是不少。她也想在自己难过痛苦的时候,能有一双可以依靠的肩膀,至少这样就不会那么害怕了。

    乐儿蓝俊煜颤抖的手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红色的盒子,这是他很早以前就准备好了的,只是一直找不到机会给。

    当初余乐儿导演了那出戏之后,他把他们当时 的结婚戒指扔了。最后,他很后悔,又去订做了一个一模一样的,一直都带在身边。就是打算找到乐儿的时候给她戴上,现在好不容易找到她了,他当然就要把她套牢了。

    看到他手中的戒指,余乐儿也错愕万分。虽然很欣喜,可是她很清楚的知道,她不能要。

    她一个将死之人,戴上了这枚戒指,不等于是在害他吗?

    她摇着头,用力的说道,不要答应我不要

    可是,蓝俊煜却根本就听不进去。他早就做好了各种心理准备,就算今天看到的是余乐儿的尸体,他也会把戒指戴在她手上的。

    这枚戒指只有一个女主人,那就是余乐儿!

    乐儿,不要拒绝我,你已经把我的心伤的支离破碎了,难道你还要让我继续难过下去吗?你看到A市的那座摩天轮了吗?我答应你的已经做到了,我为你建造了一座摩天轮,而且,那摩天轮一直没有对外开放过。我说过,你会是第一个坐上那摩天轮的人。你一定要坚持住,我带你去坐好不好?

    好

    余乐儿没有再拒绝,她现在也没有力气去拒绝了。右手的无名指上,被蓝俊煜牢牢的套上了那枚戒指,她终究是没有逃过蓝俊煜的手掌心。其实,这辈子她都没有逃脱过!

    杜清璇得知蓝俊煜要带余乐儿回A市之后,没有反对,只是她告诉蓝俊煜,乐儿的父母已经在往三阳市赶了,让他等等。

    而蓝俊煜还告诉了他们一个令他们震惊的消息,那就是,他要跟乐儿举行婚礼。

    虽然很荒唐,但是却令人很感动。蓝俊煜在知道乐儿快要离世的时候,还要跟她结婚,这份真挚的爱,令人很钦佩。

    我们负责帮你们筹备婚礼,在哪里举行?贺兰祺瑞主动揽下这个重任,他想清璇肯定也是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回A市!蓝俊煜没有丝毫犹豫的说道,他要在摩天轮下举行跟乐儿的婚礼。

    好,我们一起回A市!

    贺兰祺瑞跟清璇去询问了医生,得知乐儿的病qíng已经恶化了许久了。能撑到现在实属奇迹,在询问了需要注意的相关事宜之后,一行人便动身回A市了。

    蓝俊煜的父母得知儿子要娶一个将死之人,自然是不愿意的。可是蓝俊煜的态度很坚决,他父母也拿他没有办法。最后,只扔下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我们是绝对不会认可这个儿媳妇的,你要胡闹就闹吧!

    其实,他们也是想明白了,反正都要死了,娶就娶吧,以后也还能再结婚的。再说了,他们儿子娶一个临死之人,就算被媒体知道了,这对他们的企业也是很有好处的。也算是起到了一个宣传作用,这样想了以后,他们也就任由蓝俊煜去瞎折腾了。

    婚礼其实筹备的很简单,但是蓝俊煜还是坚持去拍了婚纱照,虽然只有几张,可已经让他很满意了。

    他跟余乐儿在一起十年了,人生能有多少个十年啊。以前他不懂事,风流成xing,总是伤乐儿的心。如今,他终于知道迷途知返了,可是乐儿却要离他而去了。

    如果时间能够倒转,他绝对一早就将乐儿娶过门,用尽自己所有的力气去爱她!

    --

    -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